欢迎您:今天是2017年10月15日  星期日  农历八月廿六  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夏犹清和,蔷薇之香常盛--校长高考寄语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校务公开 >> 校报美文 >> 正文内容
时光让我回味无穷
发表时间:2017-04-17 20:40:18  浏览:349
时光让我回味无穷
 
有些事啊,经不起时间的打磨,终于会在人的记忆里消逝;但是,也有些事,是如同一块璞玉,在记忆里保存得完好,历久弥新,令人回味无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那一年,我来到了洪州窑。
只是极简陋的数间茅草屋和一口烧瓷用的“龙窑”,几张石桌石凳,几片木篱笆,如果没有介绍,外地人大概很难认出,它便是洪州窑,盛极一时的名官窑——洪州窑。
并没有什么人接待或引路之类,我们跑了几间草屋,才终于找到了制坯间。
“这就是了,”同行的人在我耳边低语道:“洪州窑古法制瓷第十三代传人,姓姚”,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敬畏。
我将目光投向姚老,看见的是一个略显苍老的中老年男子。他面色如古铜,皮肤上一道道皱纹沟壑纵横,像极了陶器上粗糙的纹路,而他本人也正如一座陶器,古朴而沉厚。我们看着他时,他正做着一只瓷瓶。开始时看不出是瓶,但是后来渐渐有了模样,他的手上那么平稳、缓和,仿佛不是他的手在动,而是泥坯自动地在塑形,很快,瓶子便收了口,而姚老也起身,向我们走来。
姚老领着我们去了他的瓷器陈列间。
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瓷器,质细而滑,胎薄而腻,通体泛着谈谈的青色,似用美玉雕成,那些粗制滥造的装饰品与这完全不能相比,陈列架上,一排一排的青光,与陶器般的姚老排在一起,使人怀疑这画面仍真实,使人不禁想起一样东西——时间。
想想明朝,那正是瓷器最为辉煌的时代呵。我似乎看见,无数的能工巧匠,在此忙忙碌碌,打坯,取土,烧制,上釉,一道道极富技术含量的工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一件件精品竞相出世……
而今,这洪州窑,窑独一口,匠独一人。
临别时,姚老送我两只小瓷盏,那幽青的光芒,那如玉的质地,常在每个夜晚造访,让我唏嘘慨叹,让我回味无穷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二(3)班   杜雨晗
栏目导航